bet98博亿堂官网
新闻动态您当前的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动态 >

推动数字化转型,东南亚石油企业做了什么?

更新时间:2019-07-03 08:25

  

http://www.oilsns.com/
数字化转型是产业升级的热点,同时也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有领导层的顶层设计、需要培养自己的数字化人才队伍予以支撑,最后需要挖掘场景需求,以业务需求为主导解决工作问题。

编译 | 叶子菜 子衿

当我们搜索东南亚国家石油勘探开发情况,不乏“偷采中国南海石油资源”相关信息。

今天,不谈南海的石油勘探开发情况,我们跟随SPE的报道,来看看在数字化席卷整个油气行业的当下,东南亚的石油企业是如何拥抱数字化革命的。

在过去的几年,Petronas(马拉西亚国家石油公司)、Shell Malaysia(壳牌马来西亚)、以及PTTEP(泰国PTT勘探生产股份有限公司)都推出了数字项目,以期能改善勘探、开发和生产中的工作流程和最终结果。这种改变伴随着许多成长中的阵痛和通过反复试错获得的经验教训。

但是,负责监督和实施数字化的管理层希望尽量将这种“成长的烦恼”降到最小。对Petronas来说尤其如此,它是一家综合性国有企业,是马拉西亚主要的石油生产商,也是国家收入的重要来源。所以,公司内部并不想承担太多风险。

那么,他们是如何进行数字化转型?对于我们来说,有哪些可取之处呢?


01. 顶层设计

2017年,Petronas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Tan Sri Wan zulkiwan Ariffin将数字化作为公司增长计划的重点,标志着Petronas正式开始拥抱数字化转型。

http://www.oilsns.com/
作为实施数字化转型工作的一部分,2017年Petronas建立了卓越数字中心(Center of Digital Excellence),由首席数字信息官Wan Shamilah Saidi领导。该公司将所有数字计划集成于一个平台,以项目开发为重点,所以不同部门之间能够协同工作,避免各自为战

“我认为我们没必要从零开始开发所有东西”,Petronas公司的首席技术官Nasir HJ Darman在以数字化为核心议题的SPE执行高管论坛上说道。该公司的数字转型计划包括内部孵化、外部合作和直接收购。

Nasir进一步解释说,公司的数字化战略从高层开始,他们负责指导项目开发,并鼓励工程师和科学家“自下而上”提出数字化转型的具体想法。另外,他们还设立了专门用于技术开发的围栏预算(ringfenced budget:不受外部风险影响的独立预算),以确保这些工程师和科学家从一开始就能清楚地知道他们可以获得的资源

同时,为了把控质量,Petronas还建立了“Petronas技术管理体系(Petronas Technology Management System)”,决定项目的开发方式。依据“技术准备水平系统(Technology Readiness Level system)”,他们会对所有的项目进行评估,衡量技术成熟度。Nasir说:“这是我们降低风险的方法之一,我们想成为NO.1,而不是实验品。”

http://www.oilsns.com/
在亚太地区(APAC)行业和技术高管的会议上,Shell Malaysia 旗下Sarawak Shell Berhad的总经理Khoo Choo Beng也表达了类似观点。Choo Beng说:“我们尽力避免让公司为了数字化而数字化。数字化是当下的热门词汇,每个人都想在自己的团队、工作或空间中做自己的数字化项目。”但是,Shell Malaysia 更看重质量而非数量。

他说:“很多时候,我们都想看看能否部署更便宜、更简单和更快速的解决方案。”该公司今年的重点是“将日常事务数字化”,去掉许多行政层面的工作,让员工能够专注于更重要的工作。

Choo Beng说,去年公司提出了如何实现数字化的管理框架,这标志着Shell Malaysia数字化之旅的开始。该公司首先成立了一个数字化和技术咨询委员会(Digitalization and Technology Advisory Board),负责从项目愿望清单中筛选适合优先发展的项目。他说,项目的批准取决于项目的“价值”,以及在给定的时间和资源下完成的可行性。

该委员会通过调研公司内的个人或团队,了解他们的痛点,从而找到通过数字化改善工作的方向和方法。该公司将从5个方面进行数字化:增产、提高安全性、寻找使信息触手可及的方法、将数据作为战略资产加以利用,以及工作的简化和自动化。


02. 数字化人才

让人们接受数字技术是广泛实施该技术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一方面,员工需要快速成长才能跟上快速发展的数字技术。另一方面,许多员工担心数字化将影响他们的日常工作和就业。他们不清楚能否相信这项技术?

http://www.oilsns.com/
Petronas执行副总裁兼天然气和新能源首席执行官Adif Zulkifli说:新任首席数字和信息官的首要任务是“在整个公司内传播数字化理念”, 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人们了解数字化的含义,以及我们能用它做的事情

为此,Petronas为员工开发了一款名为Switch的智能手机应用,涵盖了来自广泛层面和与公司背景相关的各种数字化相关的主题。这款应用中,包括Adif在内的领导用视频的方式解释了数字技术的优点,并强调了Petronas的数字化举措。他说:“领导以身作则身先士卒,才能更容易地让所有员工加入。”该应用中还有很多来自外部演讲者的视频,从亚马逊高管到一级方程式(F1)赛车手。

在今年3月份___召开的CERAWeek会议上Petronas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Tan Sri Wan Zulkiflee表示,数字化正在向该公司的许多部门渗透,一直延伸到其人才培养和继任规划。他说,公司正在应用一种算法,帮助公司内部的空缺职位与最适合的员工进行匹配,不过这只是数据层面的输入与匹配,最终结果仍由人来决定

Tan Sri Wan Zulkiflee说:“对于公司,我们需要多个平台来培训员工、需要项目来为各种必要的技能提供实践的机会,我们还需要一套程序对员工进行重新认证。只有这种多管齐下的方法才能确保我们拥有未来所需的技能。”沿着这条思路,Petronas成立了一个数据科学研究院,负责对数据科学家进行认证。

ChooBeng说,Shell Malaysia公司有很多工程师,他们对数字技术有着本能的热爱,并且愿意为公司的这一领域做出贡献。该公司内部正致力于通过在Power BI和SpotFire等分析平台,培训员工以提高其数字技能

PTTEP拥有一批新聘用的数据科学家和在数字技术方面经验丰富的资深工程师。“但是在泰国,我们仍然缺乏掌握数字技能的人才,而且其他行业对数字人才的争夺也异常激烈,” 负责PTTEP商业和公司转型的集团执行副总Chayong Borizitsawat说。

目前,该公司正从亚太地区其它国家和美国寻找相关人才。PTTEP还在公司内部建立了一个数字学院,以培养既了解行业、又掌握数字技术的人才


03. 以业务场景为主导

去年,PTTEP启动了数字转型计划。该公司目前拥有31个数字化项目,应用了数据分析、数据可视化、云计算和过程自动化等技术,涵盖了勘探、钻井、开发和供应链四大方面。

http://www.oilsns.com/
Chayong Borizuitsawat说,虽然公司的数字化进程尚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但该公司正在试点一个预测性维护项目,以期应用先进的分析方法来优化气田的开发。

该公司使用云平台来存储、计算和分析其勘探和生产过程中的数据,不过在很多方面仍不得不依赖于供应商的标准软件。Chayong Borisuitsawat希望这类软件平台可以开源或者开放标准,这样PTTEP公司就可以在其基础上开发自己的应用程序。

Petronas执行副总裁兼天然气和新能源首席执行官Adif Zulkifli说,Petronas的上游业务目前主要集中于将包括地震、地质和油井数据在内的约70PB的数据数字化,并跟上信息技术的发展。比如,该公司正在对井下和井场开发规划的认知能力投入研究。他说:“我们已经与先进的云计算和分析的公司在这方面展开合作,并寻求建立长期的伙伴关系,在油气和科技行业之间共同创造,促进知识交流。”

他们的目标是在提高员工工作效率的同时,使数据更易获取、并使其发挥更大的价值。例如,该公司开发的alpha well advisor工具可通过移动设备收集上百份完井报告,并对数据进行结构化。这样,当工程师准备一份完井报告时,他就可以很容易地从之前收集的井况中发现一些重要特征、趋势和可能存在的挑战。

Nasir说,Petronas还在其研究中心使用机器人和自动化技术来处理汞、硫化氢和二氧化碳等危险物质,这些技术同样可以用于油田。在该公司的高压/高温实验室中,机器人和自动化技术已经减少了40-50%的劳动力。

http://www.oilsns.com/
“在以往,依靠我们现有的人力,有许多事情我们是无法完成的,但这项技术为我们另辟蹊径,难以相信,我们没有裁掉任何一个员工。当衡量人均效率时,我们发现可以用同样数量的人做更多的事情。例如,之前我们自己不开发软件原型而是外包给其他公司,现在因为效率提升而富余出来的人可以进行原型的开发,这样既节约了时间又减少了成本。”

当项目被外包时,制造商生产原型,并将其送回Petronas进行测试,再加上招标事宜所耗费的时间,这一过程大约持续一年。他说:“如果项目失败,所有过程必须全部重来一次。这种失败让人害怕,它会导致公司在项目上变得臃肿。”

Choo Beng表示,Shell Malaysia的数字化重点围绕着“让流程变得越来越高效”,以提高前线生产效率。在地下部分,Shell Malaysia使用了名为“断层检测器(fault crawler)”的工具,该工具可以通过人工智能技术研究地下数据,建立模型来预测断层的位置,从而在设计井身结构时做出更好的决策。

由于某些设备在采油过程中处理气体的能力有限,Shell Malaysia建立了一个实时优化工具来控制油井的油气比(gas/oil ratio, GOR)。以前,采油工程师必须每天手动检查GOR,如果油井的GOR升高则需要采取必要措施,但现在该工具可以实时自动地完成这项工作。

Shell Malaysia还开发了一款名为Prontoforms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应用程序,由于可以非常方便的提交事故报告,该公司事报告提交量与之前相比增加了三倍。ChooBeng说,过去在分析报告上每周要花去数百小时,现在Prontoforms允许工人随时输入报告,并将提交的内容数字化。下一步Shell Malaysia将对该程序进行优化,使用机器学习来自动搜索数百万个单词,以便更好的了解系统的安全状况。

Shell Malaysia在检验报告中也应用了ProntoForms。过去,海上检验人员需要做笔记、拍照片,然后回办公室准备一份报告,从开始到完成这份报告可能需要数周时间。有了这个应用程序,所有这些工作都可以立即在网上完成。

Petronas自2017年全面启动数字化战略以来,已经发表了几篇以数字化为主题的论文,分享其在应用该技术方面的经验和教训。例如,如何成为一个数据驱动的公司、部署虚拟工作站(Virtual Workstation,VW)提高石油工程技术软件(即Petrel平台)的性能,从而减少了大概28万美元的IT基础设施建设开支等。

Petronas还成立了Petronas远程监控和预测诊断中心,以监控、分析,并为其工厂提供解决方案。故障预测模型和指导性分析帮助提升了资产表现,在短短4个月时间内就创造了2000多万美元的价值,而实际花费却不到100万美元。

如果您想了解更多关于Petronas等企业数字化转型报告,敬请联系小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任何文章:

【返回列表页】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电话:    传真: